枯舟一叶

尽挹西江,细斟北斗,万象皆宾客

1个置顶

这里林汐,一只傻咕咕。
是个九十九线写手,本质相声演员。
墙头多且杂,产出的坑和cp都很薛定谔。
目前主要还在时之歌坑
欢迎大家找我玩儿!


开学三党长弧,不定时掉落更新
感谢等我回来的你们(。・ω・。)ノ♡

2018-08-12

[舜远]我的世界有你和热气腾腾

-殿下生日快乐!

-然而开学前回光返照今天应该还有一更吧


01

舜欧德文翻箱倒柜,口中念念有词:“我领带夹呢?弥幽昨天才给我的……我待会儿要没带这条不玩完了……”在他差不多快要把房子给拆了的时候,玉茗一脸嫌弃地推门而入,只看一眼他就想摔门:“我上上次进来你在挑领带,上次来你在纠结打什么结,现在给你三分钟你再不完事我就叫楼下保安把你拖下去,顺便告诉弥幽妹妹你把她的礼物弄丢了。”那厢舜总终于挖出了礼物盒,他一边爆了手速折腾领带夹,一边理直气壮地掩饰自己关于颜值那点呼之欲出的心思:“都是熟人,你瞎操什么心,我这就好。再说这是对寿星应有的态度吗,你要不要从基础开始叫声哥试试?”...

2018-08-12

[舜远]滁州月(00-02)

-有历史借鉴

 

00. 

“忠国,忠君,忠社稷谁说不出口呢,只是愚忠不免可怜可叹。”

“依小郎君之见?”

“祖训命我忠社稷,但我知这天下名山大川皆是你。”

“今偶云龙,变家为国。”  

 

01.

“大人。”内侍恭顺地行礼,伏身许久却不闻人声,他悄悄抬眼觑着面前人波澜不惊的表情,无声地叹了口气,再度唤道:“枢密使大人。”

男子始终维持着的表情在一瞬间破裂,他的眼中飞快地掠过一种近似如梦初醒的神情,顷刻又湮灭在金棕的瞳中。尽远伸手扶起年长的内侍,勉强笑道:“还请慎言,某已不是枢密使,这般称呼于礼不合。”

闻言老内侍的表情带...

2018-08-03

晨斋

-钺青,接上篇

-不是特别像事后的事后,本回是:忆本垒凌青爆炸,为顺毛柳钺下厨。是的,为了车票我什么都做的出来[。


凌青是被一双不太规矩的手唤醒的。
这么说倒也不太准确。他平日里惯常早起练剑,转醒的时辰雷打不动。只是今天将醒之时,那双手按上他肩头,习武之人五感使然,他瞬间从混沌被拽至清明。正欲动手反击,转念又想起这屋子里现下还有另一个活物。知是柳钺,凌青便放下心,打算眯一会儿醒醒神。然而那人并不想遂他的愿,手又不规矩地蹭上了他的脸。
心知闭目养神不成,凌青索性拿这人欠收拾的手活动筋骨。气定守一,虚极静笃,他猝然作难,伸手拧住那人手腕。柳钺并指,直指凌青几处要穴。后者亦早有防备,...

2018-07-31

梦海潮

-钺青车,同上篇

-教练我终于科一及格了你看我这不是要出院了吗


涛远芦深,偶有惊鸟时鸣。
凌青伸手熄了烛,坐回榻边与那人四目相对,柳钺对他一笑。屋内并未燃烛,凭借月光,他微微眯眼打量眼前人。
平心而论,柳钺相貌是极为清秀的。然此人平日在凌青面前惯常作妖招惹他,便使得凌青那份心并未放在此处。现下屋外灯火寂寂,室内只有他二人相对而坐,他倒也得了个光明正大的机会。
柳钺来时仍是广袖青襟,现下早已卸了外袍,只披着白色寢衣,乌发也随意拿了根发带束起,他安静地等待着他,整个人被笼在月光下,任这光晕一点点抹去他平日略显冷淡疏离的气息。玉面琵琶,触手生温,凌青想。于是他破开静谧无言,伸手挑了柳钺...

2018-07-26
1 / 5

© 枯舟一叶 | Powered by LOFTER